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与总书记陇原之行有关的故事,你知道吗?

2019-08-30

初秋的河西走廊,金风送爽,瓜果飘香。8月19日至22日,习近平总书记先后来到酒泉、嘉峪关、张掖、武威、兰州等地进行考察调研。悠悠敦煌,巍巍祁连,这古老的陇原,传颂着许多感人的故事。

敦煌见证的爱情:樊锦诗与彭金章的故事

8月19日,习近平来到敦煌研究院,察看珍藏文物和学术成果展示,听取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等有关专家、学者发言。

樊锦诗,扎根大漠逾五十载,潜心石窟考古研究。

1963年,北京大学毕业生樊锦诗选择到敦煌研究院工作,她的恋人彭金章则被分配到武汉大学,两人从此开始了长达23年的两地生活。1986年,她被批准可以离开敦煌,却选择了放弃。彭金章为了支持妻子的事业,离开自己一手创办的武汉大学考古专业,奔赴敦煌。

年轻时的樊锦诗和彭金章

来到敦煌的彭金章,从零开始建立事业,主持多项考古发掘。特别是主持了莫高窟北区的考古发掘,使莫高窟现存洞窟数量从400多个增加到700多个,为世界瞩目。

1998年樊锦诗接任敦煌研究院院长,她推动敦煌在全国首创“旅游预约制 ”,撰写《莫高窟第266至275窟考古报告》,主编《解读敦煌》丛书。随着莫高窟对外开放,一年数十万游客参观令狭小的洞窟和脆弱的壁画不堪负重。可是不让看是不行的,看坏了也不行。她夜夜难眠。经过多年的探索与坚持,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竣工,推出《千年莫高》和立体球幕《梦幻佛宫》两部电影。以仿真电影与实地参观相结合的方式,减少参观时间,提高洞窟承载量,通过成立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,留下“永远的敦煌”。

8K高分辨率的数字球幕电影《梦幻佛宫》,将莫高窟中精美绝伦的壁画和雕塑全方位逼真地展现在观众面前。呼双鹏 摄

习近平这样说:研究和弘扬敦煌文化,既要深入挖掘敦煌文化和历史遗存蕴含的哲学思想、人文精神、价值理念、道德规范等,更要揭示蕴含其中的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、文化胸怀,不断坚定文化自信。

英勇西征的英雄: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

8月20日上午,习近平来到张掖市高台县,瞻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碑和阵亡烈士公墓,参观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,向革命先烈敬献花篮。

8月20日上午,习近平来到张掖市高台县,瞻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碑和阵亡烈士公墓,向西路军革命先烈敬献花篮。

上世纪30年代,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英勇西征、血沃祁连,在极端艰难的情况下,同国民党军队殊死搏斗,用生命筑起顶天立地的精神丰碑,为人民留下光辉的红色印记。

1936年10月,中国工农红军一、二、四方面军会师后,红军第四方面军总部及第5军、第9军、第30军共21800余人,根据中革军委命令,从甘肃靖远县渡过黄河,执行宁夏战役计划。后因战场形势变化,渡河部队组成西路军,转战河西走廊。

红西路军甘肃女战士刘汉润。刘海天 摄

发生在1937年元月的高台保卫战是其中最惊心动魄、悲壮惨烈的一幕。1937年1月1日,红五军大部指战员在军长董振堂的率领下占领高台县城后,于1月12日遭到6倍于己的敌人的包围,与敌人进行了九天八夜的殊死战斗,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,包括董振堂和红五军政治部主任杨克在内的2800多名西路军将士壮烈牺牲。在长达半年的斗争中,西路军共牺牲7000多人,被俘12000多人(其中6000多人惨遭杀害),最终仅400多指战员抵达新疆。西路军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河西大地,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极其悲壮的一页。

通过党的营救及西路军失散和被俘将士百折不挠的奋斗,有5000多名红军将士回到了党的怀抱。

习近平这样说:要深刻认识红色政权来之不易,新中国来之不易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之不易。要讲好党的故事,讲好红军的故事,讲好西路军的故事,把红色基因传承好。

为中国黎明培育新人:路易·艾黎和何克的园丁之情

8月20日下午,习近平总书记专程来到山丹培黎学校考察调研。

20日下午,习近平在张掖市山丹培黎学校同师生亲切交流。

山丹培黎学校是新西兰著名社会活动家路易·艾黎和英国工运积极分子何克先生于1942年创办的一所职业学校。

乔治·何克(1915-1945),英国人,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。他1938年来到中国,曾先后担任“工合”西北办事处英文秘书、陕西省凤县双石铺培黎学校校长。

1938年夏,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在汉口把何克介绍给了新西兰人路易·艾黎。艾黎告诉他,自己正在搞“工合”运动(即“中国工业合作协会”),为支持中国抗战而供应军需民用品。“工合”组织的西北总部设在陕西宝鸡。

甘肃山丹培黎学校艾黎、何克的雕塑

1940年初,何克担任“工合”西北办事处英文秘书,并被艾黎选中,成为双石铺培黎学校校长。学校的创办,培养了一批既懂文化,又掌握纺织、机械、化工、会计等专业知识的学生,并发展了机器社、制革社、面粉社、耐火砖社等 23个合作社。

1944年,经过对时局的分析,艾黎和何克决定继续办学,为反法西斯战争保存实力,但学校必须搬迁,带着钱和机器离开国民党势力统治下的宝鸡。秋天,学校迁往了甘肃山丹。

1945年夏,何克为带领学生向安全地区转移付出了年轻的生命,年仅30岁。在弥留之际,他用颤抖的手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大字:“把我的一切献给培黎学校。”

山丹培黎学校

新中国成立以来,山丹培黎学校秉承“手脑并用,创造分析”办学宗旨,寄托着“为中国的黎明培育新人”的美好愿景,为国家培养了大批实用技术人才。

上个世纪80年代,培黎学校恢复重建,习仲勋同志欣然应邀担任名誉校长。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工作的时候,曾推动企业资助过这所学校。到中央工作以后,他也一直关心学校的发展。2014年、2015年他访问新西兰、英国时,曾对艾黎先生、何克先生给予高度评价。

习近平这样说:山丹培黎学校是一所具有光荣历史和国际主义精神的职业学校。路易·艾黎先生提出“手脑并用,创造分析”的办学宗旨,对今天我们发展职业教育依然有借鉴意义。要继承优良传统,创新办学理念,为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培养更多应用型、技能型人才。

让绿色的长城坚不可摧:六老汉的治沙传奇

8月21日临近中午,习近平总书记沿着砂石路一路颠簸来到距离古浪县城30公里的八步沙林场考察调研。

8月21日上午,习近平在武威市古浪县八步沙林场实地了解“草方格压沙”作业。

1981年,在土门公社当过大队支书或生产队干部的6位农民,不甘心将世代生活的家园拱手相让,向沙漠挺进。他们献了自身献子孙,一代接着一代干,被称为八步沙“六老汉”。

3月26日,在甘肃省古浪县境内的黑岗沙风沙口,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贺中强(左一)、郭万刚(左二)、石银山(左三)、罗兴全(右三)、程生学(右二)、王志鹏(右一)在休息间隙吃午饭。新华社记者 范培?摄

经过10余年苦战,“六老汉”用汗水浇绿了4.2万亩沙漠。八步沙的树绿了,“六老汉”的头白了。1991年、1992年,贺老汉、石老汉先后离世。后来,郭老汉、罗老汉也相继离世。

组建林场之初,“六老汉”就约定,无论多苦多累,每家必须出一个后人,把八步沙治下去。为了父辈的嘱托,石银山、贺中强、郭万刚、罗兴全、程生学、张老汉的女婿王志鹏相继接过了父辈治沙的接力棒,成了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。现在,郭万刚的侄子郭玺等第三代人已加入治沙行列,守护八步沙的未来。

他们一年接着一年干,一代接着一代干,三代人苦干38年,至今累计治沙造林21.7万亩,管护封沙育林草37.6万亩。“六老汉”三代人的坚守,在大漠深处开花结果,当地群众有了增收致富的“金山银山”。

38年来,以“六老汉”为代表的八步沙林场三代职工接续奋斗,书写了从“沙逼人退”到“人进沙退”的绿色篇章。

甘肃省古浪县八步沙林场拍摄的八步沙三代治沙人。

习近平说:我们要实现从富起来到强起来,就要把生态文明建设当作大事来抓,建设美丽中国。当前,生态文明观念日益深入人心,要继续发扬“六老汉”的当代愚公精神,再接再厉,再立新功,久久为功,让绿色的长城坚不可摧。

与守护千年文明遗产紧紧相牵的伉俪、为国为民舍生忘死的英雄、为中国黎明培育新人的外国友人、书写“人进沙退”绿色篇章的普通农民……陇原大地上,一个个身影,一段段故事,用光阴与汗水书写对民族复兴的希冀。他们以自己的行动,诠释着对国家的无限热爱。(整理:宋子节、张佳妍、宫宜希) 

(责编:张佳妍(实习生)、王欲然)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